三日鶴、鶴一期(可逆),來自台灣,繁體字、CP較雜關注追蹤請再多注意。http://www.plurk.com/natsucoffee

【三日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02

※預計CWT48出的本子


  誰都沒有想到三日月宗近和鶴丸國永這頓架吵得一發不可收拾,原本形影不離的兩個人從那之後有如陌生人般──雖然很明顯是鶴丸單方面在冷落三日月,不過一個禮拜過去,三日月也漸漸地不再去找鶴丸,甚至如果同一個手段當番,三日月也會特意和別人調班,故意和鶴丸錯開。

  兩人的舉動看在小狐丸和燭台切的眼裡除了搖頭還是搖頭。

  持續了近兩週的冷戰,在三日月聽到鶴丸出陣受重傷的消息後終於還是忍不住走到手入室門口待到刀匠治療結束。

  「鶴丸,我進去了喔。」

  三日月坐到床鋪旁邊,經過一個晚上的手入,鶴丸身上的傷已經都處理好了,三日月伸手輕輕撥弄鶴丸前額的瀏海,想到這兩個禮拜的相處,三日月無可奈何地嘆了一聲。

  「鶴啊......」三日月握住鶴丸從棉被裡露出的手,整晚沒什麼睡的他一陣睡意湧上,就這樣坐著睡著了。

  睜開雙眼,鶴丸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只是他完全沒想到和他整整兩星期沒說話的男人現在居然握著他的手坐在旁邊打盹。

  鶴丸想抽離手,卻被三日月下意識握得更緊。

  「三日.....月!」

  鶴丸用力一抽,三日月也跟著醒了。

  「鶴丸?」三日月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一時之間還搞不太清楚狀況。

  「你怎麼在這?」明明氣早就消了,但只要一看到三日月的臉鶴丸就會想起他擅自決定作主自己的事情。

  「小狐丸說你昨天出陣受了重傷,我、」「如果你是來說教的我可一點興趣也沒有。」鶴丸毫不留情地打斷三日月說的話。

  「鶴丸,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聊一下。」沒有被鶴丸的情緒牽著走,三日月心平氣和地說。

  「聊?那為什麼考慮把我徹下第一部隊的時候不跟我聊一下?」

  「我──」

  「只是因為我沒有聽你的指揮?還是你不想再看到我受傷?因為你沒有好好保護我?三日月宗近!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跟在你後面的鶴丸國永了!」

  「──我的確是這樣想,當初讓你到第一部隊也是因為我和主上說會負責你的安危。」

  「原來我能進去第一部隊是因為你?不是因為我的實力?」

  「鶴丸,不是這樣,你聽我說──」

  鶴丸打掉三日月準備握住自己的手

  「三日月,我們在交往對吧?」

  聽到鶴丸突如其來說的話,三日月先是愣了一下後才回答是。

  「既然跟我交往需要處處掛心我,還要保護我,那我們不如分手吧,這樣彼此都不會是對方的麻煩。」

  鶴丸用極為冷靜的口吻說出了讓三日月的大腦霎時無法解讀的訊息。

  「鶴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鶴丸深深地吸了口氣,「三日月,我們分手吧!」

  三日月宗近一直覺得這樣的台詞只會出現在他和亂藤四郎平常看的戀愛偶像劇裡面。


  /


  「可以說一下你們到底為什麼什麼事情打架?」

  審神者坐在椅子上,面有難色的看著眼前兩把太刀,三日月的左眼有很一塊很明顯得瘀青,鶴丸則是手腕的周圍有很明顯得手印痕跡。

  審神者坐在椅子上一臉頭痛地揉著左邊的太陽穴說:「長谷部說你們在打架的時候我還想說他怎麼學會開玩笑了。」

  三日月和鶴丸彼此互看一眼後,鶴丸率先開口。

  「因為我說要分手,三日月就把我抱住,我為了掙脫他只好出了點力。」

  「分手?」審神者聽到最關鍵的兩個字,用力地眨了眨眼睛。

  「我只是跟鶴有點誤會......我沒有答應要分手。」

  「但我要分手,我現在覺得我們一點也不適合。」

  「可是我不同意。」

  「啊──你好煩啊三日月!沒有我你也可以過得很好啊!」

  「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為。」

  「我不想一直被你過度保護!如果當你的戀人要一直這樣被你呵護著,那我不要!你去找別人!」

  眼看兩人氣氛越來越不對,審神者趕緊出聲:「你們的狀況我大概了解了,只是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而且還會影響到其他人。」

  審神者輕咳了一聲,「指派一個任務讓你們去現世住一段時間,至於分手這個問題──等這段時間過了,你們再看看彼此是不是真的適合對方吧。」

  「主上,請等一下!你說的任務是我跟三日月單獨兩個人嗎?」鶴丸露出一臉無法相信的表情。

  「嗯對。」

  審神者帶著笑意點頭,三日月則是靜靜的站著一句話也沒說。

 

  「而且因為只有一間房間,所以這段期間請兩位好好相處。」

  對於現在完全不想看到三日月的鶴丸來說,審神者這突如其來的決定,宛如在他的大腦中引爆了一顆炸彈。

  炸得他腦袋一片空白、措手不及。


-TBC

 
评论
热度(46)
  1. 白辰Zero Summer 转载了此文字
© Zero Summ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