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鶴、鶴一期(可逆),來自台灣,繁體字、CP較雜關注追蹤請再多注意。http://www.plurk.com/natsucoffee

【三日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01

※預計CWT48出的本子

  「我就說了剛才那樣的情況是不得已的,那個瞬間誰還顧得了這麼多?」

  「但你剛剛差一點就被敵人砍成兩半了。」

  「可是我現在人不是好好的在這邊跟你說話嗎?成功保護住秋田也打贏檢非違使這樣不是雙贏嗎?我不懂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我的意思是你剛剛那樣衝出去很危險,檢非違使的攻擊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你覺得我當下該怎麼做?等級九十九、出陣過無數次、這次也光榮得到譽的三日月宗近大人。」

  聽到鶴丸國永這番故意上揚的話,原本臉色就不太好看三日月宗近這下臉更沉了,晃遍整個本丸敢對三日月這麼直來直說的也只有鶴丸國永,眼看兩人爭吵的火花越來越大,站在兩側的人都紛紛上前拉住他們。

  「鶴丸!」太鼓鐘貞宗扯了扯鶴丸的袖子下擺。

  「兄長大人,您冷靜點。」小狐丸也出聲伸手拉住三日月的衣袖。

  「我去手入了。」

  鶴丸話一說完,頭也不回地手入室的地方走去,三日月也不發一語地往反方向走。

  「誰可以跟我說他們發生什麼事情嗎?」長谷部揉著太陽穴、眉頭深鎖地從審神者的房間走出來,「吵得連在主上的房間都聽得一清二楚。」

  剛剛出陣的第一部隊彼此互看了一眼後,歌仙兼定沉重地嘆了口氣。

  「讓我來跟你說吧──」

  /

  手入結束後鶴丸走回去的自己的寢室,脫下正裝換上睡衣,他從僅放必需品的櫃子裡面搬出床墊,鋪好後整個人縮進被窩裡面,回想下午和三日月發生的不愉快,鶴丸又嘆了口氣,面對三日月的擔心鶴丸心知肚明,不過就算再發生相同的狀況,鶴丸也堅信自己仍會不顧一切地衝出去。

  「說起來好像也很久沒有回來自己的房間睡覺了......」鶴丸盯著上方的天花板,兩個禮拜前接受三日月的告白後,每次出陣或是遠征回來都不是先回來自己的寢室,而是被三日月帶去他的房間,接著就被三日月連哄帶騙地抱去床上。

  若兩人都有興致就會做一些戀人之間的事情;若是鶴丸很累,三日月也不勉強,手一撈就將鶴丸攬進懷裡,在額間落下晚安吻後,輕拍他的背讓他緩緩入睡。

  鶴丸知道他們彼此在相處上都沒有想要隱瞞這段關係,所以就算沒有明說,本丸裡大部分的刀劍男士也都知道他們倆個正在交往。

  不知道自己昨晚什麼時候睡著,鶴丸一張開眼就看到房門外一片的白,感受到室溫明顯降低的他,隨手抓了放在一旁的羽織。

  鶴丸精神抖擻地拉開門,眼前的景象壤他興奮地眨了眨眼。

  「下雪了啊──」

  僅僅一個晚上就變成了銀白色的世界,鶴丸蹲下身伸手抓了一把雪。

  「好冷。」

  這是他獲得人類身軀後的第一個冬天,第一次體會到冷的感覺。

  鶴丸打了個哆嗦,決定到廚房看看有沒有炭火可以拿到房間取暖。

  還沒走到廚房,鶴丸就聞到陣陣撲鼻的香味,他加緊腳步往香味的來源走去。

  才剛踏進去,鶴丸就看見穿著圍裙正拿著湯杓的高大背影。

  「嗯?長谷部你今天這麼早起嗎?」

  「是我喔,光忠。」

  「鶴先生?你今天這麼早起?」

  「啊啊,被冷醒的。」鶴丸搓了搓自己的手,「沒想到下雪了──好冷啊。」

  「哈哈,先用這個暖暖手吧。」燭台切光忠從櫃子裡拿出一包鶴丸沒看過的東西。

  「這是?」

  「暖暖包。」燭台切將袋子打開,用手搓了搓後放進了鶴丸的手中。「主上從現世帶回來的。搓一搓放進口袋就會溫暖了。」

  「喔?這麼神奇?」鶴丸用力地搓了幾下,「哈哈,真的呢!慢慢變熱了。」

  「這是鶴先生你顯世後的第一個冬天呢,得要好好注意保暖才行。」燭台切轉過身將火關掉,「冬天是最容易感冒的季節了。」

  「感冒嗎?感覺很驚奇呢,如果可以體驗一下那也不、」「鶴丸先生!」

  聽到燭台切呼喚自己名字的口氣,鶴丸趕緊說:「開玩笑的、開玩笑的,要幫忙嗎?」

  「那就請幫我分盤吧。」

  「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吧。」

  

  偶爾早起也不是什麼壞事呢,鶴丸一邊裝飯一邊和燭台切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燭台切告訴鶴丸顯現之前的本丸發生的趣事,鶴丸聽得津津有味,據燭台切所說,審神者為了召喚出自己想盡了各種辦法,甚至不惜把小判都拿去買富士札,有一陣子還陷入財務危機,本丸吃了整整一個禮拜的咖啡飯。

  「欸?為什麼是咖哩飯?」鶴丸憋著笑意問。

  「因為咖哩可以放很久。」想起那陣子的事情,燭台切就忍不住搖頭。「還好你後來顯現了,不然應該會再吃上一個月的咖哩。」  

  「聽一期說鍛到我的是次郎?」

  「嗯啊,是次郎先生。本來要走回去結果不知怎麼地走到鍛刀房,然後就丟了一些材料進去,之後直接坐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

  燭台切將湯裝進碗裡,依序遞給鶴丸後繼續說:「後來次郎先生睡一睡貌似撞到了旁邊的椅子,砰地一聲驚醒了不少人,最後被太郎先生帶回房間,不過完全沒有人想到次郎先生丟了材料下去。」

  「難怪我半夜的出來沒有看到半個人,還以為來到一個無人的地方。」

  「因為那陣子大家都再出陣跟遠征,晚上碰到被子就呼呼大睡。嗯......記得是三日月先生第一個看到你的?」

  鶴丸點了點頭。

  「就走出房間後也不知道去哪,晃一晃突然再轉角看到穿著睡衣的三日月。」鶴丸撓了撓後腦,「不過三日月發現我的時候沒有很驚訝,只是拉著我的手說『喔,這不是鶴嗎?終於來了啊!甚好甚好。』

  說這句話的同時,鶴丸還故意學三日月的語氣。

  「哈哈哈,記得從那時候開始三日月先生就特別照顧你。」

  「因為小時候有陣子待在他家的緣故吧,雖然我被送出去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雖然有些地方記不太得了,但待在三条家那陣子我的確很黏著他。嗯......最有印象就是我為了追蝴蝶,爬到了樹上結果掉進池子的事情,那時候我被三日月大罵了一頓,說起來那也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這麼生氣的樣子。」

  「比昨天還生氣?」

  「嗯啊,比昨天還生氣。」

  「那......你們和好了嗎?」

  「沒有,我昨天手入完直接回房間了。」聊到這個話題,鶴丸就忍不住嘆氣,「其實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三日月要這麼生氣。」

  「因為昨天的你真的太胡來了.......不只是三日月先生,連我都嚇了把冷汗。」燭台切搭上鶴丸的肩膀,「我明白你想要快點升等,不過還是乖乖聽隊長的指示會比較好。畢竟現在御守一隊只有一個,萬一一個不小心、是會直接碎刀的。」

  「......唉,我知道了啦。」鶴丸聳了聳肩,我等等去找三日月談一下吧。」

  聽到鶴丸的話,燭台切露出會心的笑容。

  不過一直到用完早餐,鶴丸依舊沒有看到三日月。

  在鶴丸準備收拾碗盤拿到廚房放時,他看到小狐丸正拿著三日月的早餐準備離開。

  「小狐丸!三日月他......沒跟你一起來嗎?」

  小狐丸露出困惑的表情搖頭說:「一早就沒有看到兄長大人,我們以為他昨晚去你房間,和你待在一起。看樣子連你也不清楚──我想說把早餐端去他的房裡。」

  「既然這樣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也想他說昨天的事情。」鶴丸將托盤上的味增湯拿起來,「這我拿吧,比較不會灑出來。」

  「萬分感激。」小狐丸點頭道謝。

  從吃飯的地方到三日月的房間也不過幾分鐘的路程,就在兩人有說有笑的同時,獅子王突然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

  「鶴丸!」獅子王停在鶴丸的面前,雙手碰膝地喘著氣

  「怎麼了?你跑得這麼急?」

  「三日月先生說......說要把.....把......鶴丸你先暫時撤下第一部隊!」

  「哈啊?」

  鏗鏘地一聲,鶴丸手上的味噌湯連碗全部直接灑到走廊的地板上。


-TBC


 
评论(2)
热度(47)
© Zero Summer | Powered by LOFTER